疖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湘勇原流记缘起 [复制链接]

1#
擅长临床白癜风研究的专家 http://disease.39.net/bjzkbdfyy/170624/5488012.html
湘军由湘勇演变而成。考察湘军的起源,必须自考察湘勇始。因此,对于湘军研究而言,《湘勇原流记》一文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。咸丰八年十一月,它由彭洋中撰于祁阳。彭系湘乡人,与湘勇、湘军创建者交往密切,这决定了《湘勇原流记》的史料价值是很高的。《湘勇原流记》是关于湘勇的历史,准确地说,是湘勇创始人之一朱孙诒的个人史。在《湘勇原流记》中,他是贯穿始终的中心人物,而湘勇的灵魂人物、奠基者罗泽南却被置于无足轻重的位置。显然,《湘勇原流记》的真实用意是为了总结、赞颂朱氏的功绩,是为了告诉世人:朱氏是创建湘勇的最大功臣。它最后一句话说得很明白:“湘勇功半天下,而实自孙诒创厥始。予故特志其原流,以告来者。”《湘勇原流记》的写作手法有一个突出特点,就是有大量的细节。如写咸丰元年剿匪:“七月,邑之二十五、六、七都,三十五暨四十都,会匪同时骤起,群出抄抢,四十都职员李耕亭家被祸尤烈。孙诒遣刘蓉、康景晖号召团练,亲往捕治之。会匪拒捕,铳弹伤孙诒准及手足,舆夫、丁役负创者数人。喆旦,孙诒裹创,大集团丁,围攻贼渠熊聪一于湖洞,火其庐,擒贼目王祥二及其伙数人。”咸丰元年九月,曾国潢致曾国藩信,也讲述了此事,与《湘勇原流记》基本一致:“朱父台办卅五都与四十都会匪,刘霞仙、朱啸山及各绅士竭力帮办。头目熊聪大、王祥二,又有‘六月六’、‘李红毛四’及胡姓皆已拿获。而朱公苦况,言之当泪下,被四十都熊姓会匪鸟铳伤鼻,啸山竟至伏地叩头叫熊姓不要打铳。朱公谓一粒子毋伤,督各绅统乡勇前进。”《湘勇原流记》所述事件,彭洋中都没有参与过,他是如何知道相关事件细节的呢?咸丰八年二月,清廷以广西巡抚劳崇光奏请,命朱孙诒赴广西帮办团练。四月,朱从长沙起程,五月抵广西。后因患病,请假回湘疗养,十月十九日启行,十一月初四日抵祁阳。在祁时,他给刘蓉写了一封信,略谓:“兄前在粤议定章程等件,□柳办团,接见绅士,多方晓谕,尚知遵办,一切甚为□手。方翼周历各郡,挨次举行,奈五月到粤,即患泄泻等症。下旬赴柳,到后正值时疫流行,兄亦经传染虐复兼痢,七月中旬稍愈,八月间头颈各处遍生热疖,内外交病。值团务告峻,中秋□省,热疖复发,手足酸软,中气不充,据医云气血亏,必须调养复元,方能服其水土。兄思年逾□,迩岁奔驰,未免有耗费精神,□今既水土不服,疾病相寻,粤为高燥之乡,在彼殊难养疾,再三禀恳劳中丞给假三个月,暂回湖南就医,安心调理,荷蒙允可,旋于十月十九日启行,初四日到祁邑公寓。”《湘勇原流记》正是写于朱氏寓祁之时。可见,其中的事件细节必是朱氏当面告诉给彭洋中的。这不得不让人怀疑,彭氏写《湘勇原流记》,实际出自朱氏的授意。《湘勇原流记》的用意是很清楚的。问题在于,朱氏为什么会在此时有此举动呢?是不是一种因应性举动呢?在朱氏抵祁阳前二个多月,曾国藩、骆秉章会衔上《湘乡县城建忠义祠折》,提及湘勇历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三次行动:一是协防长沙,这是湘勇首次出县:“窃臣国藩于咸丰二年十二月奉旨帮办湖南团防时,长沙解围未久,抚臣张亮基札调湘勇千人,臣国藩率同罗泽南、王珍即王錱、刘蓉、罗信南数人督带湘勇赴省,仿照前明戚继光之法。编束队伍,练习胆技,当经缕晰奏明在案。二是剿灭衡山土匪,这是湘勇首次出县作战:“(咸丰)三年二月,衡山土匪曹戭、李跃构乱于草市,派刘长佑、王珍前往剿灭,是为湘勇杀贼立功之始。”三是支援江西,这是湘勇首次出省作战:“(咸丰三年)五月十八日,江西省城被围,前安徽抚臣江忠源由九江入省,登陴守御,飞书请援。臣国藩会商湖南抚臣招募湘勇二千、楚勇一千,配以三厅兵八百人,赴江救援。其监护军行者,则有夏廷樾、郭嵩焘、朱孙诒、罗泽南。其管带湘勇之员,则有谢邦翰、易良幹、罗信南、康景辉、杨虎臣等。而罗泽南亦自带一营。七月二十日,军至南昌。二十四日,因进兵太锐,先胜后挫。谢邦翰、易良幹及罗信南之弟罗信东等,同时阵亡。此湘勇出境剿贼,带勇绅士力战捐躯之始也。”朱孙诒是湘勇主要创始人,但在这篇奏折中毫不突出。可以想见,当他得知这篇奏折的内容时,一定愤愤不平,认为自己的功劳被抹杀了。大概就是在这种情形之下,他产生了借彭洋中之笔宣扬自己功劳的想法。《湘勇原流记》就这样产生了。关于协防长沙,这篇奏折没有提及朱氏。关于支援江西,奏折中提及了朱氏,但作用也不突出。而在《湘勇原流记》中,朱孙诒在这两次行动中都担任统领,功劳自然是最大的。这明显是与曾国藩奏折唱对台戏。关于协防长沙,《湘勇原流记》如此描述:“其时张亮基抚湖南,湘阴左宗棠襄事其幕,谓泽南曰:‘湘潭避兵侨君邑者,皆谓邑团军近数十万,能调省资保卫否乎?’泽南曰:‘可。’十一月,张亮基寓书孙诒,属选千人往。不以檄而以书,重礼孙诒也。孙诒将亲行,谋与偕者,罗信南请往,泽南以亲老辞,王錱亦辞。孙诒谓泽南曰:‘君孝廉方正也,事亲诚先务,然境土若不靖,将负父母逃之荒外乎?抑听其引颈膏贼刃乎?”泽南无辞。又谓王錱曰:‘湘乡团练成,君实其勋首,今大府调练卒,咸属望君,奈何反却顾,辜众望乎?世变方亟,志士有为之时,守此不去,以待科举毛锥子,将笑人也。’皆应曰:‘愿如命。’于是王錱以三百六十人先发,十二月三十日报至。孙诒督同泽南、信南以七百二十人继之,刘蓉随,明年正月初八日亦报至。”关于支援江西,《湘勇原流记》如此记载:“(江忠源)闻南昌警告,顺道驰剿。兵寡贼众,书抵曾国藩请援。国藩方驻长沙帮办团防,商诸复任巡抚骆秉章曰:‘营兵疲,不如乡勇健战,令朱牧提湘勇赴援,其可乎?’盖孙诒是时已擢任郴州也。秉章然之,遂以孙诒统援军奏。孙诒令罗泽南领中营,廪饩生李杏春、团长李续宜佐之。易良幹领前营,团长罗信东佐之。谢邦翰领右营,团长李续宾佐之。康景晖独领左营,杨虎臣独领后营,罗信南领亲兵。王錱留剿郴、桂土匪。六月遄发,候补道夏廷樾、庶常郭嵩焘偕行。七月十九日,师次南昌。二十四日,与贼交绥永和门外,大败之。谢邦翰、易良幹、罗信东穷追至江湄,夺贼舟,被戕。孙诒哭之恸。以李续宾代领右营,罗信南兼领前营。吉安故多盗,闻南昌被围,竖旗反。忠源暨巡抚张芾、在籍尚书陈孚恩虑其与粤逆合,奏令孙诒守樟树镇,断贼勾结,遣候选教谕刘长佑隶指麾。孙诒到镇,以长佑与罗泽南、李续宾等偏师捣吉安,扫灭土寇。八月二十三日,南昌遂解严,江西全省以次勘定,湘勇凯旋。”凑巧的是,就在曾国藩奏折送达朝廷前一个月,咸丰召见郭嵩焘,问及支援江西事,有如下对话:咸丰:汝江西带勇,是何名目?郭:湘勇。咸丰:几多人?郭:两千余人。咸丰:两千余人是你一人带耶?郭:曾国藩初起,营制每营五百人,两千余人是五营,每营皆有营官。朱孙诒统带,臣是帮带。是时罗泽南、李续宾皆充当营官。可见,郭嵩焘的说法与《湘勇原流记》一致,说明《湘勇原流记》的记载是可信的,亦显示曾国藩奏折有隐瞒朱孙诒功劳的用意。曾国藩、朱孙诒曾经有着良好的友谊,曾对朱的能力和治绩评价很高。然而,咸丰四年朱几次战败并逃跑,被曾严厉斥责。四月,当骆秉章提拔朱署宝庆知府时,曾在心里是强烈反对且气愤的。显然,此时他对朱的看法已经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。出于公心,他必然不想朱得到朝廷的重用。这应该就是他在奏折中隐瞒朱氏功劳的原因。同治三年,朱氏将《湘勇原流记》赠与侍读学士周寿昌,盖希望借周氏之口,向清廷传达自己的功劳。此时,距《湘勇原流记》写成已有六年。在这六年间,《湘勇原流记》应该是有刊行的。同治十二年,《湘勇原流记》再次刊行。现在流传的《湘勇原流记》即源自此刊本。再次刊行《湘勇原流记》的行为动机,可追溯到同治三年八月朱氏被引见一事。清廷引见朱氏之前,向骆秉章征求对朱氏的看法。骆奏复道:“前浙江盐运使朱孙诒在湖南历署长沙、湘乡各县及署宝庆府,任内颇有贤声。乃自洊升道员之后,性近乖张,与人时相龃龉,且议论每多谬妄,待人接物轻信善疑,前后判若两人,殆所谓可小知不可大受者也。”于是,朱氏陛见后就被清廷永远地搁置起来。他认为骆氏对自己的评价来自刘蓉,遂视刘为寇仇。这成为他在几个月后与蔡寿祺联手陷害刘的导火索。但是,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。同治十二年,报复心理使朱氏授意刘典、刘倬云搜罗材料,编成《宰湘节录》一书。它有两个目的,一是赞美朱氏,一是诋毁刘蓉。《湘勇原流记》作为朱氏功劳的证明被收入此书,得以流传至今。《湘勇原流记》让我们看到正直、勇敢的朱孙诒,《宰湘节录》让我们看到狭隘、阴险的朱孙诒。他们都是真实的。从前者到后者的转变,起决定作用的是对功名、权利的执念。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合集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